新型酒店预订物联网平台现全面招商,热烈欢迎!029-86630006
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国家政策 » 正文

酒店集团的退市之谜,以及它们的新征途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1-25  浏览次数:6
核心提示:近日,开元酒店(01158.HK)宣布收到来自鸥翎投资与红杉中国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联合公告,若要约条件达成,开元酒店将从待了不满
     近日,开元酒店(01158.HK)宣布收到来自鸥翎投资与红杉中国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联合公告,若要约条件达成,开元酒店将从待了不满两年的港交所退市。开元酒店的突然退市,背后究竟是何原因,值得探究,而早在开元之前,做出退市抉择的酒店并不在少数,它们现在又是怎么样?
    01、开元酒店退市之谜
    开元酒店的退市尽管突然,但也并非无迹可寻。根据此次私有化要约的理由以及多位业内人士观点,退市主要是从投资者和开元酒店两个角度出发。
    从投资者角度来看,是基于目前开元酒店在港交所股价不高,交易流动性偏低。2019年3月11日,开元酒店正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,按发行价16.5港元计算,开元酒店股价收报于15.500港元,在业内人士看来,这并不是一个好开头——开元酒店的上市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追捧。
    而在此后的近两年里,开元酒店的股价也常常不温不火,数据显示,近5个交易日、30个交易日、90个交易日和18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分别为14.64港元、15.03港元、15.08港元和14.21港元,此外,在近60个交易日内,开元酒店H股日均交易量仅为29,153股,仅占已发行H股约0.04%。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邀约人提出H股每股18.15港元,显然是为开元酒店H股股东们提供了一个更具有吸引力溢价变现机会。
    从开元酒店角度来看,则主要落脚在了“未来发展”上。一方面是值得重点关注的疫情因素,在疫情影响下,开元酒店各级别酒店的入住率和日均房价显著下降,2020年上半年,开元酒店实现收入5.44亿元,同比减少39.9%;净亏损9065.6万元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私有化退市能够以更大的灵活性,助力开元酒店打开新局面。
    另一方面,则是上市并没有为开元酒店带来设想的规模发展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05年,开元酒店就首次对外宣布即将赴港上市,而中间历经诸多波折,最终才在2019年得以一偿夙愿。据悉,开元酒店上市的主要目的便是募资用于酒店发展扩张,开元集团创始人陈妙林彼时表示,除了继续稳固和扩大在高端酒店市场的领先地位外,将大力发展以开元曼居为主力品牌的中端酒店,力争尽快进入中端酒店市场的第一梯队。根据空间秘探之前的文章《开元如何冲入中端酒店第一梯队》再结合开元酒店近期在推进规模化上的动作频频,我们不难一窥这家本土老牌酒店集团对于扩张与规模的渴求。
    然而准备了十多年的上市,却并没有为开元带来预想的规模扩张速度,甚至处处牵制,在业内人士看来,开元酒店陷入一个发展怪圈,即为扩张上市融资,但规模发展缓慢导致股价疲软,进而影响融资进程,最终再度牵连发展速度。
    事实上,开元酒店并非是疫情期间首个在港交所私有化退市的酒店上市公司,而若我们纵观国内外酒店的私有化退市历程,不难发现,上市与退市,时常伴随着大环境与个体发展的影响。
    02、那些年,退市的酒店集团们
    酒店的私有化退市,大抵离不开自身的发展与市场环境的改变,时代与所处市场不同,退市的原因便也会截然不同,而造成退市的原因,也绝非单一,往往是多种因素杂糅,最终指向同一结果。空间秘探根据一些退市案例,罗列几条酒店集团的退市原因
    交易流动性低
    同样在疫情期间选择在港交所私有化退市的开元酒店与金茂酒店,其原因颇为相似,交易流动性低是重要影响因素。
    以金茂酒店为例,从资本方面来说,金茂酒店自2014年7月以商业信托的形式在香港上市以来,股票的流通性不佳,估值也不高,日均交易量仅22万股,占全部已发行股本的0.011%,如此低的流动性导致公司控股股东无法从资本市场上筹集资金,为公司提供发展资金。相较而言,退市则能确保股东得以变现,更为酒店的未来发展打开新局面。
    自身经营困境
    同样也是在疫情期间,几乎没有酒店能够从疫情导致的全球旅游业大萧条中独善其身,万豪国际酒店(MAR.US)于2020年8月31日宣布,为降低管理成本和要求,计划于9月20日起从美国芝加哥股票交易所退市。该公司的普通股将继续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板块(NASDAQGlobalSelectMarket)上市。
    相比起万豪由于外界因素而导致的退市,深圳新都酒店的退市之路则充满了戏剧性。新都酒店于1988年正式开业,于1993年完成股份制改革,1994年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,是首批登陆资本市场的酒店企业之一,论资历,称得上是国内酒店品牌的“前辈”,但却因业绩长期不佳、内斗频频甚至违规担保,使得深圳证券交易所于2015年5月对新都酒店做出暂停上市的决定。后续新都酒店申请并诉讼深圳证券交易所,都未能恢复上市,最终于2019年转入新三板交易。
    转型需要
    2013年,彼时的7天连锁酒店从纽交所退市,距其作为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连锁服务企业仅仅三年多。据当时媒体对于多方业内人士的采访表明,除了中概股在美国遭遇信任危机和空头袭击之外,其根本目的还是来自于它的管理层对于下一步转型的考虑,逃开经济型酒店利润下滑的危机。退市之后,7天连锁酒店集团创始股东何伯权、郑南雁,与凯雷投资集团、红杉资本等宣布共同组建新的酒店集团铂涛,向多品牌、中高端路径发展。
    实现A股回归
    在7天连锁酒店之后,同样作为中概股的如家酒店集团于2015年正式启动了私有化退市交易程序,当年12月6日,首旅酒店集团和如家酒店集团签订合并协议,交易完成后,如家酒店集团成为首旅酒店集团的全资子公司,并从美国纳斯达克全球市场退市。
    华美顾问机构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表示,首旅对于如家的收购,可看做是一次双赢的局面,首旅酒店收购如家后将成为中国唯一的涵盖高端、中端和低端酒店品牌的上市公司,而如家通过此次私有化可以回归中国资本市场,有利于未来提升其市值。另外,首旅系通过换股可以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。
    除了上述几个原因之外,国内外的酒店集团退市,多多少少还有着一些诸如家族分割、机构抄底等退市因素,但也正如前文所提,退市并非总是坏事,大多数时候,是祸福相依、是寻找柳暗花明的动力。
    03、酒店集团“以退为进”
    很显然,对于那些主动退市的酒店集团来说,退市并非就此一蹶不振的序曲,而是一次“以退为进”的蓄力破局,在过往退市酒店案例中,有退市再上市的,也不乏退市后表现亮眼的,甚至将影响整个酒店业的格局。
    凭史可观未来,早在中国概念股私有化退市最为凶猛的2012—2015年,7天、如家的退市,打开了“酒店私有化”的第一轮浪潮,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,借助私有化,不但使得经营尚可的酒店集团得以全身而退,更能实现灵活经营。
    对于酒店集团个体来说,退市相当于从被严格监管的状态马上进入了极度的自由,甚至有了更多规模扩张的机会,借退市回收决策权,便于战略调整,成为不少公司的目的所在。用7天连锁酒店创始人郑南雁的话来说,私有化之后,铂涛的策略更灵活了,我可以不惧失败地做更多大胆的商业尝试。彼时全新组建的铂涛酒店集团,将目光从经济型酒店移开,转而投入了中高端酒店新品牌的研发,退市后的12个月内,就有5个新品牌从筹建到陆续问世。从2013年7天退市,到2014年度“全球酒店集团325强”的排名,铂涛从13年的第12名直接跃居第7名,一跃成为当时中国内地最大的酒店集团,客房数量从16万间猛增到44万间,酒店数也从1726家,增长到3027家,不可谓不惊人。
    而2015年被首旅集团收购退市的如家酒店集团,同样实现了规模的急遽扩张,根据2017年7月底公布最新(2016年)全球酒店325强名单显示,首旅如家酒店集团就从2015年的第38名,跃升至2016年的第8名。
    第一轮酒店私有化浪潮,对于国内酒店行业来说,同样意义深远。私有化浪潮的时期,恰恰与国内经济型酒店“黄金十年”落幕,国内几大经济型酒店集团的每间可供房收入出现连续下滑,中端酒店发展抬头的时间节点不谋而合,越来越多的酒店集团开始寻找出路,转型、收购、被收购……退市对于国内酒店来说,相当于是摆脱资本枷锁,进行更为冷静的未来转型思考。
    在新时期,以铂涛、首旅如家为代表的“经济型酒店王者”,纷纷转型进入中端酒店市场,并借助多品牌战略,实现多维度打法,既要占据原本在经济型酒店市场的地位,又要持续开拓中高端酒店的蓝海,实现提前布局。如今占据中国连锁酒店中端品牌规模前列的酒店品牌,如麗枫、如家商旅、如家精选、喆啡等,大多是这一时期的产物。
    在退市潮中逆势崛起的酒店,正如有业内人士所说,退潮时,才知谁在裸泳。真正的高手都能玩转两个周期,一个是企业发展周期,一个是经济周期。而对于整个世界酒店业格局来说,第一轮退市潮所引发的后续影响,亦不容小觑。7天、如家在美股的表现并非不尽人意,甚至在全球经济不振的时期,仍然能够保持较好的增长,只是好业绩并未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和青睐,甚至价值被严重低估,影响股东收益。国内酒店美股退市后,借助中国本土市场消费升级与旺盛的生命力,得以野蛮生长,更具备了与国际酒店集团分庭抗礼的规模实力。
    04、新一轮酒店私有化浪潮即将开启?
    在上一轮酒店私有化浪潮中,“私有化退市”取代IPO,成为中国概念股在华尔街的又一关键词,事实上,我们无需将“私有化”与“IPO”作为两个截然相对的事件,对于酒店来说,无论是上市还是退市,其最终的目的,都是为了能够实现持续的发展。
    伴随着金茂酒店、开元酒店的港股退市,新一轮酒店私有化浪潮,或许已经开启,而与上一轮退市潮最终带来酒店集团、国内酒店业与世界酒店业的变化一样,从当前退市酒店的未来猜想中,我们或许得以一窥下个十年的酒店发展路径。
    中端酒店“升级赛”
    正如第一轮私有化浪潮的背景,是给予国内经济型酒店巨头们出海掘金的“黄金十年”的落幕,那么第二轮私有化浪潮,则伴随着中端酒店的发展陷入瓶颈。以2019年为分水岭,2019年之前,国内中端酒店市场急遽扩张,连续数年保持超过20%的高增速,而到了2019年之后,增式降至10.2%。
    与此同时,在经济型酒店崛起后的中端酒店,依然是诸多酒店集团扩张的目标,华住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季琦认为,中国的酒店市场的根本、华住的根本都是在经济型和中端酒店,首旅如家总经理孙坚也曾透露,在首旅如家旗下4000余家酒店中,中低端酒店或商旅的中端、中低端酒店占比60%。开元酒店创始人陈妙林也认为,对于中端酒店,加速做量非常重要,因为酒店没有一定的数量就意味着品牌和市场没有做起来。
    因此,伴随着开元酒店这样的“中端酒店野心家”退市但“不计划对集团现有业务营运作出任何重大变动”,中端酒店市场的旧格局势必被打破,在新资本的加持下,原本仅仅对经济型酒店进行升级的中端酒店将逐渐被淘汰,带有文化特质、时代特质的中高端酒店,将在中端酒店升级赛中,占据一席之地。
    区域王者“争夺战”
    伴随着酒店扩张正从城市走向区域,从增量走向存量,从头部市场走向下沉市场,酒店亦轻易不愿放过“区域王者”的称号,来势汹汹的外来者,想要借品牌影响力迅速攻下消费者,而原有的“地方豪强”,则想守住一方土地,再走得更远。
    金茂酒店与开元酒店,堪称“外来者”与“地方豪强”的典型代表,金茂酒店是金茂集团“城市运营商”梦想的重要一环,必将伴随着集团“以城聚人、以城促产”的运营逻辑而走向远方;开元酒店则围绕着江浙沪区域发展的同时,以“全力扩张,重点突破”为指导,加强战略合作、合资、同盟等方式,不断做大规模。
    在有限的市场中,随着不少酒店集团纷纷打出了“百城千店”“千城万店”的口号,私有化浪潮后,未来对于区域市场的争夺,势必更加火热,存量经济与下沉经济,将持续释放惊人的生命力。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快报
点击排行